申博官网

金通传媒,公交车身广告专家

相  关  文  章

  •  

 

或因提醒防贼 被拖下车围殴


作者:admin  时间:2011-11-17 08:48:05  来源:金通运输投资集团

          用手机拍下行凶视频的乘客杨先生称,事发前售票员多次提醒乘客要注意扒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稿源:南方都市报   2011-10-31
摘要:以前被扒手殴打的旧伤疤还在,惠州368路公交车售票员农小花面部、背部、膝盖又添多处新伤。昨日上午10时许,4名扒手上车后,她多次提醒乘客注意。车到达古塘坳站后,4名疑为公交扒手的男子将她强拖下车殴打20多秒。
      农小花的脸部有伤痕。
    以前被扒手殴打的旧伤疤还在,惠州368路公交车售票员农小花面部、背部、膝盖又添多处新伤。昨日上午10时许,4名扒手上车后,她多次提醒乘客注意。车到达古塘坳站后,4名疑为公交扒手的男子将她强拖下车殴打20多秒。乘客杨先生用手机拍下了行凶视频。
    经过
    4男子将女售票员强行拖下车
    “好痛,头晕。”昨日中午12时,惠州173医院一间病房内,25岁的售票员农小花向医生钟学训描述着自己的伤情及当时感受。钟学训介绍说,至少要观察3天,再根据进一步的检查决定诊疗方案。根据他的初步观察,农小花的面部、背部、膝盖等部位多处挫伤。
    2个小时前,入职3年的农小花在仲恺古塘坳公交站被4名男子强行拖下车殴打。
    农小花回忆称,上午9时许,这4名男子在惠城区东平市场上车,其中3人称要到南线车站,另1人称要到河南岸车站。车行至世纪联华车站时,其中1人向一名中年男子行窃,但未果。“这些人一看就是扒手。到南线车站后,我提醒他们几个要下车了。”农小花回忆称,这时坐在车后边的那3人提出要补票到古塘坳,单独坐前面的那位男子也提出要补票,并将一张5角的钱币摔到农小花脸上。农小花有些生气,质问对方为何不尊重人。对方则以粗口回应。
南线车站的下一站就是古塘坳,车刚到站,这4名男子便一拥而上,将农小花强推下车围殴。“他们对我拳打脚踢。”农小花说。司机肖文平下车进行阻止。此时站台有七八名等车者,车上还有10多名乘客。
当时在场的乘客杨先生说,售票员此前在公交车上多次提醒上车者注意扒手,“(估计)她是(因为)这样提醒后(才)被扒手报复殴打(的)”。
    惠州金通巴士有限公司人士表示,提醒乘客注意扒手、下车或是提醒扒手下车、补票,这些都是防范扒手的方式,“提醒扒手下车或补票,跟他的交谈会引起其他人注意。这样扒手潜伏作案的概率就会降低。”农小花回忆说,她当时看到他们对车上一名乘客行窃,就走上前去提醒该乘客快到站了,这次提醒中断了扒手继续行窃的可能。
    农小花额头及下巴有2处旧疤痕,她的朋友王小姐介绍说,那也是因提醒乘客而被扒手殴打导致的,“我曾劝过她不要这么做好事,今天一接她电话说她被打了,我就知道又是被小偷打的。”
    拍视频的乘客也险遭殴打
    乘客杨先生当时坐在前座,他拿出手机对着4名施暴男子拍视频。农小花及肖文平均回忆说,杨先生此举被施暴者发现了,他们立即停止了围殴,其中2人欲捡砖头攻击杨先生。司机肖文平乘机赶紧上车并关上了车门。4人继续围殴了农小花一会,随后逃离现场。
昨日下午,记者联系上杨先生时,他已经在前往成都的火车上。“我帮助报警并等到警察赶来,也给警察看了视频,但当时来不及拷贝走,在火车上也没有网络,视频要过一天才能传给警察和媒体”。他还称,当时这些施暴者的行为太让人气愤。
杨先生表示,他看到售票员农小花多次提醒乘客要注意扒手,后来他们还发生了争吵,售票员认为扒手摔钱侮辱了她,回话也很强硬,“难道我还怕你们不成”。
    进展
    警方将以伤害他人罪立案
    古塘坳属仲恺公安局惠环派出所辖区。昨日下午,惠环派出所2名民警前往惠州173医院对农小花和肖文平做笔录。
    该所值班的陈姓副所长昨日表示,此案有受害人、目击者以及目击者拍摄视频证据,将肯定以伤害他人罪立案查处,“我到惠环(派出)所2年多,处理的售票员被袭案还是第一单”,陈副所长表示,这类案件较少见,他们将积极破案。
    公司称此前也有售票员被袭
    但南都记者从惠州金通巴士有限公司办公室获悉,今年1月以来,该公司提醒乘客防范小偷致售票员被扒手袭击的案件已发生超过10起。而昨日农小花案是其中较为严重的两起之一。
    “5月1日也有售票员脸部被乘客用刀片划伤,至今案件未破”。惠州金通巴士有限公司多名售票员向南都记者介绍。
    金通巴士有限公司办公室徐姓主任表示,对农小花的医疗费公司将全额买单,还将按照公司制度给予500元到1000元的现金奖励。
    对话
    以后还会这样做已习惯了没人帮
    25岁的农小花,多年前到惠州来做保姆。她以前的雇主王小姐是她在惠州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。王小姐说,“农小花的父亲是军人,(她)性格太直(或是)遗传了家庭的性格”。
    南方都市报(以下简称“南都”):你姐姐说你以前也被扒手打过?
    农小花:那是3年前,我刚当售票员第2个月,提醒一个被偷的乘客,被一个扒手拳打脚踢,额头和下巴的伤疤就是那次留下的。
    南都:售票员被扒手殴打不是第一次了。同事之间对此怎么看?
    农小花:肯定还是要提醒乘客的。尽量保护好自己。
    南都:下次若看见乘客被偷,你还会提醒他们吗?
    农小花:我会。那些被偷的人多数是老人、小孩,我看不下去。
    南都:你怎么看那些乘客和车站等车的人?他们多数没有出手相助。
    农小花:我很感谢给我摄像的人。我也习惯了这样(没人帮忙)。3年前我也是被几个扒手拖到车下打。当时有很多围观的人,没人帮我,连给我拍照的人都没有。 


    采写/摄影:南都记者祝勇